热点搜索: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 管理博客 / 商 道 / 正文

慎独 170

分享:

南国的秋老虎并不怎么厉害,海风带着湿湿的空气,让人感到凉爽清新,海天一色的情景再现在小殊的眼前,小殊想起了在鹏城工作的华燕,现在应该成为名律师了吧。想到这,小殊拿出手机,给华燕拨了过去,很快华燕接了电话,华燕说道,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你这家伙的电话了,来鹏城了?小殊说道,没有,不过离鹏城比较近,在东惠县,到这里看一个地产项目,你现在怎么样,燕子?华燕说道,你走后,我去了香燕服装做企业的专职法律顾问,现在在德言律师事务所,你准备在那里待多长时间?小殊说道,大概半个月的时间。华燕说道,好,这周末我带着全家过去度假,顺便咱们也见个面。小殊说道,好,我在这里热烈欢迎地等燕子和你全家。程华谱问道,是谁?哪个美女?小殊说道,我在渝州上班时候的同事,在鹏城的故交。蒋丽丽在一旁带着讥讽的语气说道,真是处处留情,看来和你分手真的是我人生正确的选择。小殊心想,她这是吃哪门子醋,是不是又开始和自己的新男友闹矛盾了。

当天的工作就是先听商贸城项目的工作汇报,然后就是参加接风晚宴。对于海鲜,小殊并不陌生,米饭也能吃得惯,毕竟他曾经在南国生活过一段时间,无论到那里都能既来之则安之。接下来的几天,小殊就是坐着车在大道集团相关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到大甲湾四处闲逛,一点都不像在工作的样子,似乎是在旅游观光,偶尔参加一下他们公司会议,也不见他发言和做记录。周末,华燕一家开车过来了,小殊陪了她们全家一天,当然蒋丽丽也过来安排一下她们全家的食宿,华燕全家走后,蒋丽丽带着不满的语气对小殊说道,人家一家四口幸福美满,你却过去舔着脸凑热闹,不怕引起人家的家庭不和。小殊说道,我和她老公也是在鹏城的老朋友,这次就是普普通通的会友。华燕的老公就是那个李所长,她们两个终成眷属了。蒋丽丽说道,我看那个华燕看你的眼神不一样。小殊说道,我去年还去渝州看过她的父母,她父母都叫我孩子,所以我也算是她娘家人。蒋丽丽说道,得了吧,那叫丈母娘看女婿。小殊故意岔开话题问道,你爸妈现在怎么样了,还有小明高考怎么样?蒋丽丽说道,我爸妈还是老样子,就是提起你这个人直摇头,说是怎么看走了眼,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小明今年高考还算可以,在关州大学上学,和你一样读的是法律,就是他自己不争气,有事没事就念叨你。唉,真没志气。小殊问道,你男朋友呢,怎么没有过来?蒋丽丽说道,你到底是问哪一个?小殊说道,你现在有几个,脚踩几条船?蒋丽丽说道,三个,一个过来了,可惜我们已经分手了,另外两个还在关州争风吃醋呢。小殊说道,既然都过来了,你们可以就重新和好嘛。蒋丽丽说道,如果你愿意,我们就和好。小殊说道,我愿意,你们俩就和好吧。蒋丽丽说道,我说的是,如果你愿意,我们俩就和好,知道吗,是我们两个。小殊说道,当爱已成往事,可惜,晚了,我舍不得我们家雪雯。蒋丽丽说道,我就知道这个小狐狸精,她在想法设法勾引你,还故意向我打听你的情况,故意惹我生气,让我们两个分手,这个小狐狸精用起来舒服吧,我告诉你,她在酒吧上过班,不要看她外表清纯,其实都是装的,就是为了迷惑你这个懵逼状的老色鬼。小殊说道,请你不要中伤她,好不好,即使真的是那样,那也属于过去,我现在心里只能装下她。蒋丽丽十分生气地说了一句,真是鬼迷心窍,色令智昏。说完,蒋丽丽就十分生气地调头走了,看来真的没有回头路了,除非出现特别的意外。

半个月时间马上就到了,小殊在周一登上了北上关州的火车,程华谱作为大道集团的员工继续留在这里为项目服务效力,小殊自己回关州去向大道集团的常总和葛华华等人汇报自己这次参观考察的具体情况。登上北上关州的火车后,小殊给王雪雯打了电话,说了自己将要回关州去,并说了自己的车次和预计到达的时间。这趟列车是沿着京九线北上的,沿途的风光和来时明显不一样,不只是因为季节的问题,而且还有世界局势的问题,中东的海湾地区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战争末期,那里的人民还在饱受着战争的创伤和荼毒,世界警察还在努力寻找着自己心目中最大的战争罪人,地道已经联通了,可是他需要移动。靠着窗户看着一路风景,在浮光掠影中天逐渐暗淡了下来,夜晚来临时小殊睡着了,梦中他看到王雪雯在地上卷曲着表情很是痛苦,那是一个好像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紧接着一个面目狰狞的魔鬼出现了,带走了极度痛苦中的王雪雯。手机响了,小殊从噩梦中惊醒了,是雪雯的电话,小殊接了电话,王雪雯说道,老公,我刚才做了一个噩梦,被吓醒了。小殊说,我也是,被手机铃声喊醒了。王雪雯说道,路上多注意安全。小殊说道,你也是,还有明天你不用去火车站接我了,我下车直接去大道集团见常总和你华华姐。王雪雯说道,好,我睡了,老公你也休息吧。小殊说道,晚安,俏老婆。

第二天上午八点多,小殊终于到达了关州火车站,葛华华开着车负责接他,上了车,葛华华问道,言总,怎么样,这次参观考察的感觉如何?小殊说道,你是想听我说什么?说当地的情况和营商环境,还是项目立项的对与否,还是项目的前景和未来?葛华华说道,都可以,算了,不说了,等回去和常总他们一起说吧,我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接你过去,然后让你休息一会,参加我们集团的会议,听听你这个大才的见解。小殊说道,好,我先在车上休息一小会。大道集团的总部现在已经搬迁到关州东区的大道广场,一栋九层半的写字楼,常总自己一个人占了九层的一半,另一半是会议室和集团办公室,整个写字楼建筑面积差不多两万平方米,顶层是大道集团董事局的会客厅。

在葛华华的带领下,小殊来到常总的办公室,这是小殊第一次来到常总的办公室,坐下后,小殊汇报了大甲湾项目的考察情况,从项目立项的立地条件和项目前景都做了肯定性分析,唯一担心的是项目运营思路,目前项目的运营思路风险太大,竞争不是依靠政府一刀切,更不是对商户的简单威逼,既然是交易平台,就不能停留在产品集散地的层面上,没有创新的营商环境、运营模式和服务理念注定是死路一条。小殊说的话很是难听,结果自然是被否决,小殊也就成了不受对方欢迎的对象,只有夹着尾巴离开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小殊主要是在暗地里配合李总谈与省实验教育的合作洽谈事宜,用了半个月时间这项合作协议敲定。王雪雯还在按部就班的上班带着自己的团队卖房子,在一个周末,小殊带着她回了趟启州的老家,回来的路上,王雪雯说道,老公你父母好像不欢迎我这个媳妇,老公你也好像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孽子。小殊说道,还是过好我们自己的日子,自己的路要靠自己去走,千万别后悔。王雪雯问道,老公,我陪着你一起走。

回到关州后,葛华华打来电话,说程华谱过两天就回来了,估计言总你的判断应该是正确的,回来后咱们好好聊聊。小殊说道,好吧。王雪雯问小殊道,老公,你这个无业游民还这么忙?小殊说道,免费的、学雷锋式的瞎忙,而且如果忙中出错还要担负更大的责任。王雪雯说道,你和他们那帮人不是谈不拢吗,何必在对牛弹琴呢?小殊说道,对牛弹琴这个成语说明我国古代人在优生优育方面的巨大进步,古代就开始对母牛进行胎教了。王雪雯说道,老公你真会瞎扯,如果是对公牛呢?小殊说道,这更能说明问题,对公牛都开始进行性情教育了,这样公牛的种子岂不是更好一些。王雪雯说道,那你就好好听听音乐吧。小殊说道,咱俩一起听。王雪雯说道,你自己听吧,我不需要,对了,她是不是把我的过去告诉了老公你。小殊说道,嗯。王雪雯立马腾地站起来说道,你现在是不是特嫌弃我?小殊说道,老公我如果嫌弃媳妇你,怎么会带你这个丑媳妇回老家?王雪雯想了想说道,也是,不过老公你真的不介意?小殊说道,人都有迷失自己的时候,如果都介意自己或别人的过去,那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不能活下去了。王雪雯说道,我那天晚上做的噩梦是老公你不要我了。小殊说道,我在大甲湾那里还见了华燕全家四口人。王雪雯问道,华燕是谁?小殊说道,我在渝州时候的一位女同事,后来在鹏城又相遇的故交。王雪雯说道,她竟然追你追到鹏城,真是用心良苦、痴心一片啊,她漂亮吗?对了,那个她没有吃醋吧。小殊说道,好像是吃醋了,而且还顺带把你也带上了。王雪雯说道,她现在肯定后悔了,估计也恨死我了。小殊说道,管好自己,活好现在,憧憬未来,管别人干什么?王雪雯说道,老公,是的,咱们俩开始吧。

程华谱从大甲湾回来了,带着倦意和失望回来了,晚上他和葛华华、小殊、王雪雯又坐在那个小餐馆里聊天。葛华华在快要结束的时候说道,真不行还有一个地方你们俩可以过去看看,大鳄,如果能帮我朋友的忙就帮,但是这次可不是免费的,最起码要给大鳄一点生活费的。小殊笑了笑说道,又是哪里来的幺蛾子?葛华华说道,长平市的一个朋友开了一个商场,准备开业,但是没有好的开业思路,你们俩能不能过去帮助他完成这个开业仪式,关键是要创新,与众不同,对了,绝对不能温吞水,因为这个朋友喜欢排场、热闹,不过更讲求实效。小殊说道,这个好说,现在是十月份,这个月完成市场考察和谈判,下一个月进行筹备工作,十二月份开业,不能错开双节这个市场销售旺季。葛华华说道,大鳄就是大鳄,想都不想就把事情规划清楚了,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这两天你们先过去见见面,考察一下当地的市场状况,合同应该很快就能拿下来,这个请言总你放心。葛华华出去打电话去了,过了十来分钟就回来了,她笑呵呵地说道,搞定,后天张总刚好来关州,我们先在关州和他见个面,然后一同去长平。长平属于邻省的一个地级市,属于关州的经济辐射范围,离关州也就在一百公里多一点的路程,这里可是四十万赵国将士的葬身之地,想想都令人悲壮和悲伤。

接着程华谱谈了他对大甲湾项目的看法,简单地说,就是一句话,不看好,风险实在是太大。葛华华说道,难道我这个建议会真的害了大道集团?小殊说道,不是你的建议不好,初衷时候好的,属于学霸,可惜高中时就变调了,说不定就会成为渣子生,大学渣。程华谱说道,考大学肯定没希望了,只有被淘汰出局了。小殊说道,说不定还面临着牢狱之灾。葛华华说道,你们两个是不是在说相声,真的会这么恐惧吗?。王雪雯说道,我什么都不懂,我只是在听你们说相声,看表演,呵呵。小殊说道,算了,不提了,关我屁事,大家开吃。王雪雯说道,正在吃饭,能不能文明点。小殊说道,也是,既然尿不到一壶,不管了,开喝。程华谱说,酒就是尿,咱不尿他,开喝。葛华华问道,雪雯,你们两个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小殊说道,看雪雯自己的,我听她的。王雪雯说道,我还没有想好,我想奉子成婚,用孩子拴住他这个闲云野鹤。葛华华说道,好有想法,你就不怕小殊不要你。王雪雯说道,他不敢更没有这个胆,除非我死了。程华谱说道,小姑娘竟然这么自信,不好,还这样败兴和乌鸦。王雪雯说道,我去过他家了。如果可以的话,过一段我让他去我家,商量一下这件事,如果我怀上话,我家里人就没法反对了。小殊笑了笑说道,还是俺老婆有心计。葛华华说道,这个我表示赞同,否则怎么把你言小殊从蒋丽丽的身边捡回来。王雪雯说道,不是我有心计,是我看他这个小老头可怜,是个没有家的孩子,才出于怜悯之心收留了他。小殊对王雪雯说道,主人,你真好,多谢收留我这个无家可归的人。王雪雯说道,是丧家犬。小殊说道,丧家犬是指办丧事人家的狗,不是丧失家的狗。我们的孔大圣人就自诩为丧家犬。王雪雯故意娇嗔道,就你懂得多,就你有学问。小殊说道,就是就我有雪雯这样的好老婆。王雪雯说道,这还差不多,否则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这小老头。小殊凑到王雪雯的耳朵旁,说了一句,把我掏空。王雪雯说道,吃饭,没有一点正经,喝酒,堵着你的嘴。葛华华说道,雪雯,既然要这样,应该让他戒烟戒酒。王雪雯说道,那岂不是要了他老人家的命,顺其自然吧,再说,以前的很多人都没有那么讲究。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上一篇:慎独 169 下一篇:慎独 171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网易彩票网 国学与商关系初探

5509

942257

45

当前排名:第24位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

 
 
 
 
 
 
世界经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经理人微信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专业的管理资讯
网易彩票网_网易彩票网--欢迎您 极速时时彩-网易彩票网 极速时时彩-网易彩票网 网易彩票_网易彩票网--欢迎您 一分时时彩,一分时时彩分析--欢迎您 一分时时彩,一分时时彩分析,一分时时彩官网 三分时时彩,三分时时彩平台,时时彩信誉平台 三分时时彩,三分时时彩平台,三分时时彩计划 pk10赛车,pk10赛车官网--欢迎您 幸运时时彩_幸运时时彩app_幸运时时彩官网 幸运时时彩--官网 幸运快3-网易彩票网 幸运快3-网易彩票网 湖南福利彩票_网易彩票网--欢迎您 湖南福利彩票_网易彩票网--欢迎您 湖南福利彩票_网易彩票网--欢迎您 湖南福利彩票_网易彩票网--欢迎您 湖南福利彩票_网易彩票网--欢迎您 幸运快3-网易彩票网_欢迎您 幸运快3-网易彩票网_欢迎您 幸运快3-网易彩票网_欢迎您 幸运快3-网易彩票网_欢迎您 测试站点(仅供学习,请勿正式使用) 幸运时时彩--网易彩票网 幸运时时彩--网易彩票网 幸运时时彩_幸运国际时时彩--网易彩票网 幸运时时彩--网易彩票网 幸运快3_幸运快3官网--网易彩票网 幸运快3_幸运快三在线精准计划 幸运快3_幸运快3一分钟